• 官方微信
  • 医讯通
专题活动

医院概况

您现在的位置:  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 新闻动态专题活动正文
[听前辈讲故事] 一 那时的理想
发布日期:2015-03-31

编者按  医院从1959年建院至今,已经走过了55个年头。55年里,医院从最初的慕家花园发展到现在的景德路本部和园区总院两个院区的规模。风风雨雨,数代人为之付出了青春、智慧和心血。在医院55华诞和园区总院建成投用之年,离退休办公室、宣传统战处和工会一起举办“听前辈讲故事”,医院的前辈将陆陆续续地走进这个栏目,给大家讲那些年的故事。


那时的理想

——听前辈讲故事(一)

口述:金璐曼、干丽丽、王赛英、朱祖英、邬渝、潘奇曼

整理:安芳芳  钱丽萍

 

斑驳的时光早已刻上眼角眉梢,青春的发辫也染上了风霜,但年轻的誓言仍旧回想在耳边。作为1960年入院、儿童医院建院的第一批护士金璐曼说,现在都在谈“中国梦”,那时的他们只有一个理想,就是“为人民服务”。

第一任院领导之一的彭大恩院长与护士们座谈,用最朴实的语言叮嘱他们,“你们是儿科的生力军,要多奉献”。金璐曼、干丽丽、王赛英、朱祖英、邬渝、潘奇曼,这一批十八九岁的护校生,刚毕业就全身心地投入到儿童医院建设的事业中,很快就成长为工作中的顶梁柱。

 

团结·无私·奉献

护理排班,现在的女孩子可能很难想象——一周夜班,一周中班,一周日班,进夜班的第一天还要再加半个白天。食堂的师傅给夜班人员准备的,是一碗面,或一碗粥,再加一个咸鸭蛋,就算是加班费了。在艰苦的条件下,同事之间形成了一种紧密团结、互相帮助的凝聚力。当班的护士考虑接班护士会忙不过来,总是会主动多做一些工作,以期减轻同事的负担。新年来到的时候,春节里家家户户团圆,家在本地的护士全部值班,把回家团聚的机会留给两地分居的夫妻。金璐曼说着说着,不禁感慨起来,近四十年里,她都没有回家过年。这些无怨无悔、全心全意的付出和奉献,并不是靠加班费这样的经济回报来加持,全凭一颗质朴的真心。

由于没有麻醉科,小儿外科开设后,医院便派两名护士学习麻醉,“转型”成了麻醉师,祝佩鸣就是其中一位。遇到夜间急诊手术,在没有电话的年代,就是靠工人骑着黄鱼车上门喊来麻醉师。当时儿子尚年幼,家中无人照看,工人在门外喊,祝佩鸣用被子把儿子一裹,坐上黄鱼车赶到医院,再把儿子往病房一放,就立刻上手术台了。

 

细心·耐心·责任心

在物质资源匮乏的年代,儿童医院艰难起步。护士长的管理非常严格,以高度的责任心像经营家庭一样经营着科室,像培养自己的孩子一样培养着年轻护士。每天用过的上千支针筒、上千块尿布,交接班前都由护士一件一件清点。不能少一支体温计,不能缺一片维生素C,倘若不见了一样东西,大家在科室里满世界地找。最后要是没找到,不仅要责任护士赔偿,还要写检查,反省丢失的原因,给自己的责任心敲敲警钟。与此同时,护士还要在交班时汇报每一个病人的情况,要做到了如指掌。此外,学习也不能放松。每天早晨那五十个中文词、五十个英文词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朱祖英说,现在条件好了,打针用上了一次性针筒,孩子包上了尿不湿,节约了多少人力。那时的他们,脑里的神经始终崩得紧紧的,但是认真、细心、负责也伴随着工作形成习惯,再忙也极少出现差错。

 

医生·护士·工人

60年代末,特别在流行病传播的时候,患麻疹、乙脑、流脑的门诊患儿非常多,有时10个病人中2-3个病人患乙脑,医生、护士的工作量和精神压力非常大。病房也同样如此。新生儿科一共有12个护士,护理70多个患儿。过去的患儿与今时多有不同,由于生活质量较差,患儿的病情常常反复,发展快,紧急情况发生的多。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新生儿科的消毒隔离依然做得非常好。为了让忙碌的医生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治疗患儿,护士还学会了做腰穿、做骨穿,各种技能都是一把好手。除此以外,没有莲蓬头,他们还要每天给这么多新生儿洗盆浴;没有尿不湿,换尿布、洗尿布也增加了工作的繁重,遇到阴冷潮湿的天气,尿布需要一块块烘干才能用。更别说,到了冬天,还要看好那火炉子,一旦熄灭,对新生儿的康复是十分不利的。

潘奇曼开玩笑似的说,在那个年代,他们不仅是护士,还是医生和工人。谈到那时的理想,我问几位前辈能不能说的更具体一些。他们说,是希望病人能早日恢复健康,希望儿童医院能发展得更好。说的依然宏大,但不由得让人深切地相信,在国家困难、流行性疾病肆虐的年代,他们就是抱着这样的理想,拧成一股绳,流下血和汗,拉着时代的巨轮不断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