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微信
  • 医讯通
专题活动

医院概况

您现在的位置:  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 新闻动态专题活动正文
[听前辈讲故事] 五 红色青春 革命情怀
发布日期:2015-03-31

编者按  在“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听前辈讲故事”邀请了一位特殊的老人。她叫马云芬,1930年生,1945年参军,1959年入院参加工作。她与命运抗争,毅然参军,从童养媳转身成为解放军。只因认定“共产党救了我的命”,所以吃苦耐劳流血流汗,跟随部队出生入死。因此她的故事必定精彩!

 

红色青春  革命情怀

——听前辈讲故事(五)

口述:马云芬       整理:钱丽萍  安芳芳

 

在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我们采访了医院离休的一位老人马云芬,让她和我们讲故事,讲战火纷飞年代的红色青春,谈作为一名军人的革命情怀。她很乐意人家称她老马,性情非常开朗和豁达,从她的笑声里我们似乎感觉到了战火年代的飞扬青春,也能感受到她对共产党的感激和对和平年代生活的满足。

 

共产党救了我的命

老马生于1930年,6岁的时候母亲过世,父亲在她年幼的时候就在上海“走码头”做扛包工人。老马也曾去上海和父亲一起生活,但是当时和很多穷苦人家一样,吃不饱穿不暖,失去母亲的孩子在那个时代更是生活异常艰辛。稍微年长一点,她被送到了南通乡下,看着姐姐做童养媳后丧命,老马对自己的童养媳生活变得胆战心惊。做了几天童养媳,她就跑了,后来“投靠”了当地的区妇联,帮着妇联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1945年2月份,当地征兵,因为年龄不够,第一次没有选上,当时走投无路的老马一心想参军,所以找妇联主任帮忙。妇联主任只好协助她“作弊”,修改了年龄,给她虚添了两岁,才让她如愿以偿。

到了部队(据她回忆应该是九分区),老马进入卫生院参加了6个月的培训,当时主要的培训和考核内容是如何“缠绷带”。 她重复着一句话:“共产党救了我的命!”至此,老马“风雨飘零”的人生出现了一个大转折,在枪林弹雨的战场、在救治伤病员的后方,实现了一个农村文盲妇女的漂亮人生。

 

前、后线上的危险历程

老马说起她的战场经历,我们能想象当时的重重危险和惊心动魄,但一个85岁的老人却能把它讲得云淡风轻。

到了部队做了卫生员,一字不识的老马苦练文化功,老马叹息:“当时真的一字不识!晚上一笔一划学阿司匹林、盘尼西林……”卫生员大部分时间都在后线,但是工作绝对不轻松。解放战争时,基本采用“游击战术”,所以部队经常要转移,为了不给部队拖后腿,老马硬是学会了游泳。在部队转移时,卫生员要照顾伤员;驻扎下来后,其他人都可以休息,但是卫生员不行,除了要观察伤员病情,还要给战士们脚上挑水泡做包扎。老马说虽然她不识字,但是工作干得很勤快。当时缺医少药,只有重伤才能使用绷带,有个战士肠子裸露在体外,才给他用上了绷带。于是老马很珍惜那些丢弃的血纱布,抽空的时候洗干净后留着备用。老马偷偷地说:“当时做什么事情都是抢着干,但是唯独换药大家不积极。那时候都是未婚的姑娘家,大家思想守旧,也没有多少医学思想。在换药的时候一个女同志看见战士受伤未穿衣裤,红着脸逃跑了。因为这事大家被领导狠狠地批了一顿,后来慢慢地大家才接受。”

卫生员也有要上前线的时候,作为急救兵,背上急救箱就出发。“只要有机会上前线,那是觉得很光荣的事情,轮不到打仗那才会不高兴!”老马说,她一点都不害怕。急救兵要到最前线,发现伤员立马上前包扎,如果伤情重的话急救处理后拖着战士往后方转移,战线后面会有担架接应。老马说:“从战壕里拖一个战士回来是很辛苦的,要顾忌头顶呼啸的子弹,也要保护好同志的安危,要匍匐着挪动一个男人,其实相当吃力。当时我们也有卫生员战友牺牲的,那是没有办法的。所以活下来的就是很幸运,你们看,我对现在的生活非常地满足啊!”从淮海战役到1949年4月21日她所在的部队开始渡江南下,老马历练成一个勇敢的战士。

 

革命爱情

1950年,老马在无锡惠山遇到了她后来的先生老洪。老洪早年在常熟拜师学医,后来沙家浜掩护新四军伤员,他也毅然加入,由此开始戎马生涯。老洪出生入死参加过很多战争,解放后在无锡养伤的时候身上有5处大伤,最严重的是腿骨受伤后迁延不愈成为骨髓炎(这个伤大概持续了2-3年,后来到上海开刀手术去掉了一节骨头,因此老洪走路的时候腿略微有点跛),还有一处是心脏和肺中间有块弹片(因为处在危险部位,所以生前一直没有手术)。一个是功勋卓著的战场指挥官,一个是青春靓丽的白衣天使,按理他们的姻缘似乎佳偶天成,但事实也不是如我们想象得一帆风顺。讲起这一段,老马立马声调升高,眼睛发亮,笑声也更加爽朗了。

因为日常护理工作的接触,老洪动心了,在一次换药的时候向老马表白了。老马说:“你们肯定不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就是害怕,想着逃跑。那时候每天都是想着把工作做好,从来没想过这档事情。”正巧这个时候,陈毅元帅亲自去无锡挑选战士从事“反特务活动”,老马脱颖而出被选去了上海华东局警备十旅,后来又辗转到了宜兴。“有一天,我在晾被单,突然一个熟悉的脸庞出现在我的面前,原来老洪打听到我在宜兴,就追来了!领导发现这个事情,找我谈话,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劝老洪离开去安全的地方,组织上一定要保证老洪这个革命功臣不受一点损伤。因此,我就只好硬着头皮说谎说自己同意了,老洪才满意地离开。结果没有两天我工作调令来了,才发现假戏真做了!”老马感叹那个时代那个年纪的爱情和婚姻。虽然有点“组织包办”,但是两个人生活过得美美满满,老头子前几年离世后,老马一度抑郁了。

老马在1959年医院成立的时候来院工作,继续从事老本行。老马说,她就是因为喜欢这个工作所以心态也不错,工作非常开心。无论儿童医院还是政府,对离休干部都非常关心和照顾,子女都有出息而且很孝顺,所以现在日子过得很幸福。

(因老人识字不多和年龄原因,访谈中有个别细节无法确认和查实)